首页 > 新闻资讯 > 管理资讯

浅谈创新资源配置
作者:于政军  转贴自:中国管理传播网  点击数:29676  更新时间:2012/6/15 9:39:00
  

  通过行政手段分配资源,恐怕做不到那么公正、合理,表面上的富丽堂皇却无法实现对等的创新成果。遗憾之余,我们是否可以探讨一下其它的分配资源办法呢?如何能让创新资源物尽其用,并激发企业的创新潜力呢?

  一、磁石效应

  企业最大的失败莫过于分“赃”不均后的冲突,人人都认为自己应获得更多的利益,他们会纵向与横向的攀比,以此来为自己的争夺获得道义上的依据。比如说,本次的奖金为什么比上次少?自己获得奖金为什么与别人少?结果组织被搅得惶惶不可终日。

  这样的员工就像一把缝衣针,把它放在线包里就会很安静,拿出来还可以缝衣服,但若把它散落在地,它就可能扎人,包括扎那个拣针的人。于是,我在《浅谈“磁石管理”》中,讲述了小时候看到母亲用一块磁石把散落在地上的缝衣针吸起来的故事。我们必须用好这块磁石,让员工心甘情愿地按规则接受分配给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无道义的攀比。

  那么,这种规则是成文法吗?

  自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30年间美国人创造了70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而2011年美国的GDP只有14万亿美元,即使全美国不吃不喝只干活,要50年能填满这个大窟窿。然而,美国人不会那么傻。

  当这位黑人总统上台时,他信誓旦旦地向人民保证要还大家一个公道,然而,2009-2010年华尔街的工资收入又创新高,奥巴马的金融改革方案失败了,他也随即投入了华尔街的怀抱。华尔街一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金融危机,从屡次金融危机中掠夺各国人民用血汗创造的财富,来填补美国自身巨大的亏空。时寒冰先生在评论2008年金融危机时说,“哭得最伤心的,不一定是最悲剧的。”

  无论奥巴马政府如何压制人民币,只要不发生传说中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美国不可能再恢复往日强悍的制造业,他们依旧会沉醉在“华尔街奇迹”中,会继续这种不劳而获的生活。

  这么强大的吸引力(美国人在获取利益时的好逸恶劳),是来自于美国的成文法吗?

  它来自于人的一种本性,从总统到平民莫不如此——付出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只要能让人民看到这点,大家一定会奋力拼搏的,它就是磁石。

  二、创新革命效率

  电视节目常说,“这是历史的重演。”事实上,就像赫拉克利特说的,“人不能两次踏入一条河流。”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两个东西,自然不会有历史重演的事,所以,“创新”永远是时代的主题。

  人类从洪荒时代走进今天的生活,1万年前的人类不可能想象今天的物质文明的发达程度。从旧石器到新石器,从青铜品到铁制品,从冷兵器到热兵器,从徒步到飞机……这种创新弥漫在整个人类文明史。

  谁放缓了创新的步伐,就会被时代淘汰!

  在朝鲜战场上,美国人常抱怨中国军队喜欢在节假日、黑夜里发动攻击,那应该是人休息的时候,结果美国人常常在帐篷中被俘虏。许多人并不喜欢创新,大家更喜欢墨守陈规,墨守陈规式的规范化是创新的最大阻碍。

  当人们沉浸在今天“苹果”奇迹中时,不妨再回眼看看美国的航天、航空事业,就会惊奇地发现,美国传统制造业的在迅速衰退。1965年美国人第一次完成太空行走,超越了中国40年,1970年代,美国波音公司先后研发成功了波音747、757、767,中国至今还不能生产大飞机。然而,当最后一架航天飞机退役后,美国竟然没有其它的载人工具可以再上太空了。近20年来,仅有的波音787研制还在不断推延。当年,美国国防部长说,“中国如果要研发成功隐形飞机,至少还得10年”,次年,在他访问中国时,中国试飞了G20。

  作为全球的霸主,没人敢说中国一定能挑战得了美国,虽然这并不是奥巴马的本意,但如果美国放弃了实体创新,这个国家就会没落。一个国家尚且如此,难道企业就会有例外吗?

  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4月10日东京消息,“索尼准备裁员1万人。”索尼怎么了?2012年4月6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谁在扼杀日本的电子产业》的文章,文章介绍了曾经创造了电子产业奇迹的松下、索尼、佳能、东芝等日本大企业已经无法再与韩国三星、美国苹果这样的公司竞争了,因为他们只能提供一些零部件,而不是整机产品,赚取大利润的,是在研发环节。当韩国三星在努力完成实现产品创新时,日本企业却在继续寻求廉价的资本、熟练的工人、省时的工艺,希望通过这些,让产品价格能够降低下来。

  在美国,重大的发明创造大部分是由新建公司创造的,这主要是由于那些老公司受到了已有技术的束缚,无法大张旗鼓地有所作为,而新公司就没有这些包袱。在日本,那些技术突破往往都是这些大企业创造的,他们一方面掌握了优秀的社会资源,另一方面还有政府作为后盾,如今,他们却在不断亏损。

  创新,必须要瞄准高、精、尖,而不是一般性的小打小闹,创新会令运营效率产生革命性的进步,给企业带来源源不断的利润,这简直太完美了。所谓,“菩萨畏因,凡人畏果。”一个企业如果没有长远的目光,仅对眼前利益患得患失,他究竟是位凡人,只能在困境面前黯然神伤。

  三、习惯铸就文化

  许多企业把创新写进了规章制度,并且开展了许多的功课,比如说培训、强压、考核等等,希望能够把创新真正意义固化下来,非常可惜他们做不到。文化是一群人心甘情愿共同遵循的潜规则,有些东西可以成文,绝大多数东西是没法成文的,但它依然不影响指导人们。这些潜规则常常让人们以创新为荣,并乐此不疲。

  在任何组织中,最害怕的就是全体“向上看”,一旦出现这个态势,这个组织就要走下坡路了。所以,老子才说,“太上,不知有之。”但这个境界太高了,要做许多有为的事情,却让人察觉不到,能做到这个份儿上,就不是一般人了。

  同样是影视剧作品,中国天天在演汉朝、唐朝、宋朝、明朝、清朝、民国的历史,了不起是一种“穿越”,就是现代人以其无可辩驳的历史、科技知识去嘲笑古人的无能。虽说“以史为鉴”,但我们看到的都是些权术、争斗之类的,即使有些现代剧,也不过是些男女感情的肥皂剧。美国电影,之所以可以称作是大片儿,许多是科幻性质的,他们在畅想未来,未来几十年,或者上百年后的情况,或者说去探索未知领域,比如说地核、宇宙,包括从科学幻想角度去探索鬼、神的究竟。一句话,中国的社会是活在历史与回忆中的,是在与死去的古人争夺、共享自豪感;美国的社会是活在未来的探索中的,是在与未来的发展做各种探索。

  一个不去探索未来,而沉沦于历史的纠结中的民族,不会成为人类文明的领导者,一个不去探索未来,而沉沦于曾经辉煌中的企业,也不会成为一流的企业。

  正如前言,日本企业之所以无法与三星比拟,就是其沉沦于自己曾经的辉煌中,无法突破自我,一个真正能够面向未来的企业,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收益与长远的发展。

  用磁石把员工吸引到创新工作中来,这是企业管理的主要任务之一。

  企业若能把创新变成员工的习惯,这将是巨大的潜能。当年苏联人与美国人都要搞航天事业,尤其是苏联人把这个当作是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集全国之力来做这件事情,终于,人家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加加林也第一个进入了太空,然而,美国的后起之秀还是超过苏联人。伟大领袖斯大林、赫鲁晓夫终归是要离开座位,只要是一位不怎么伟大的领袖上台,美国人就获得了翻盘的机会。美国人依靠市场经济将宇航员送上了月球,将火星探索号送到了火星,这是美国人的习惯。

  市场经济,就是用磁石将人们吸引到可以创造更伟大文明的工作中去,虽然他们的初衷仅仅是赚钱。

  要看企业能不能创造奇迹,就要看创新有没有成为一种文化,在企业中形成潜规则,只要实现了,这个企业就一定有美好的未来,因为这是全员的习惯,将会爆发持久的生命力。对于爱钱如命的老板们,不会不喜欢员工自觉开创美好的企业未来,除非他傻了。因为创新不仅是科技创新,还有企业管理方法的创新,那个创新的企业依然是成熟、稳健的企业。

  四、领导决定未来

  独木不成林。再好的磁石,再伟大的创举,再令人向往的文化,都经不起领导者的折腾。尽管折腾行为是无意之举,但其往往是一个组织成长的转折点。古今中外的伟大帝王都扮演过这个角色,亚历山大、凯撒、汉武帝等等,他们都将一个帝国从巅峰领到了衰退。西方社会盛行民主,他们宁可不要发展,也不希望独裁者把国家带向衰败。在企业中,一位刚愎自用的领导者,很可能会站在自己有限的阅历、经验之下,枉下断言,令企业陷入困境。

  为此,人们为自己设置了很多的障碍,希望不要步先人的覆辙。中国共产党的集体领导意义就在于此,由政治局的七位、九位常委来代替一位独裁者,形成集体决策,就是为避免重大过失的。

  在古装剧中,皇帝们好像有无限的权力,但事实并非如此。当年,宋仁宗赵构的妃子们多年未有晋升,就央求赵构,希望得到晋升,多领些月钱,但赵构说自己说了不算,妃子们不相信,就“逼”着赵构签字,结果她们拿着皇帝的亲笔昭书,人家“奉事官”却不买账。中国古代皇帝的权力并非无限大,而是受制约的,这种事例非常多。安然公司等企业的倒闭,鲜有不出在权力泛滥上的,领导者都不喜欢受到掣肘。

  坦白地说,领导者会有职业安全的顾虑,有时,他们处事显得不那么光明磊落。尽管如此,还是应该用逆耳之言劝告领导者,职业安全不是靠枪炮打来的,而是靠才德赢来的。以邓小平先生、江泽民先生的权力,他们可以赖在领导岗位上,但他们都交权了,尤其是在江泽民先生交权时,那些已经退休的老同志由衷地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对于组织的未来,领导者的才能与心胸决定了一切。我所讲的才能不是奸佞小人算计是非权术的才能,而是统领大局、运筹帷幄的才能。为此,建议领导者要学习中国古人的“井之德”——“存之不溢,取之不竭”,也就是甘为人梯的德行与作为,不然,一定会树敌太多的。

  所以,领导者一定要坚持终生学习,学习所有与企业管理相关的知识,再用平常的心态让下属、员工们认识、理解这些知识,将其运用到实践中。只有不断往“井”里存知识,让员工们不断从井中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才可能令自己职业长青,令企业长治久安。所以,领导者决定了组织的未来。

  大义不废,人心不偏。

  五、如何分配资源

  资源,从来就不是针对“钱”而言,也不是针对“人”来说,更不是针对“物”来讲的,在传统意义上,人们感觉资源就是人、财、物,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那么,分赃不均就会让世界混乱不堪。事实上,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乱,看来实物的东西并不代表所有的资源。那么,我们要如何来分配创新资源呢?

  1、输入新血液,常变常新

  CCTV-10有一个《老手艺》的节目,讲述一位玉石雕刻人购了块玉石的坯料,结果打开一看,玉石中间充满了气泡,这注定是块残玉,就舍到一旁了。一天,他突发灵感,利用这块玉中间充满了气泡的特点,雕成了一座《独钓寒江雪》的作品,这些气泡正如空中的飞雪,这就叫“巧夺天工”,这个作品竟然卖到了20万元。

  这种巧夺天工的匠人实在太少,像我们这种水平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在一块处女地上耕种,不受前人作为的束缚。所以,当我们的文化已经是一种僵化(因循守旧)的文化时,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用新鲜血液去更换陈旧血液,让那些还不怎么明白因循守旧潜规则的人,直接去开疆拓土,成就一番新气象。这就是不断输入新鲜血液,常变常新的魅力所在。

  新鲜血液,可以逐步影响创新资源分配。

  2、建立新环境,推陈出新

  雍正皇帝为推行新政,他使用了田文镜、李卫为地方巡抚,推行了“摊丁入亩”,“士绅纳粮”两项新政,以一点带动了全局,逼迫各地方官不得不推行新政。雍正登基时,国库只有白银600万两,连平叛的军费都拿不出来,而13年后,其去世时,国库中竟然会有5000万两白银的盈余。

  古往今来,要革除陈腐,往往是建立一个新的环境,让大家去效仿。当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法人时,总喜欢用旧法人(比较成熟的旧法人企业)的模式去复制,那么,这种复制的结果只能使其成为旧法人的傀儡,不会有什么创造力。如果可以完全本土化,未必创造不出理想的新环境,继而,推陈出新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新环境,会逐步影响创新资源的分配。

  3、确立新思路,人尽其才

  如前所言,三星电子的成功在于其对终端产品的创新,不断创造新的功能、价值,而日本电子企业的创新集中在如何使用精密设备、工艺流程促进成本降低,一款三星手机的照相功能并不比佳能的家庭用照相机效果差多少,请问,你会选择功能强大的三星手机,还是价格低廉的佳能家庭照相机?这就是创新思路。

  我们的创新仅仅是降低市场已有产品的成本,还是要创造可以引领行业的产品,或者说,我们是卖给客户一个产品,还是这些产品欲实现的功能?如果是后者,我们是否可以选择设计可代替的产品,以新产品获得新利润?这就是创新的新思路,从模仿(改进),到彻底的产品创新。

  4、让他们扎堆,突破常规

  中国古代社会最怕结党,在皇帝眼里,只要结党一定会营私。毛泽东说,“知识分子不能成堆,要掺沙子,搞自然科学成堆不要紧,搞社会科学不一样。”所以,技术人员一定要让他们能够志同道合,不怕他们成为好朋友,越能说到一起,就越容易有共鸣,就越容易出现技术创新。他们想得越离谱就越好,不怕他们做不到,就怕他们想不到。

  对于“常规”来讲,这个是束缚人们创新的地方,当然,理想点说,我们既希望他们创新,又能够形成标准化,怎么可能青烟都冒到自家祖坟上了?在现实社会中,总会有这样和那样的困难,逼着我们只能二选一。

  无为而治,是一种高超的领导艺术,真正的“无为”要比“有为”高超许多,而这种无为之下,组织成员就会被像磁石一样的文化所吸引,这种文化不是某个领导者强势督导的,而是组织成员自主形成的,一旦形成了这种创新文化,就可以形成强大的群体创造力,这将是企业未来之福。

  那么,领导者真的什么也没做吗?

 
 


三精视点
1 浅谈创新资源配置 2012-6-15
2 体会德鲁克之十四:发挥人的长处 2011-5-16
3 道德血液:怎样避免考核指标豁免 2012-4-3
4 中药砷剂有望成治脑胶质瘤新药 2011-6-12
5 首个《中国糖尿病药物注射技术指南》出台 2011-8-15
6 朝鲜内阁总理崔永林一行莅临公司参观考察 2010-11-15



三精站点:
网站制作:美景数码